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80后是站起来的一代还是跨掉的一代

发布时间:2020-03-10 11:13:36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上了30岁的人一定知道弄全民所有制制企业时有顶职或接班的说法就是父母亲退休子女自然增长为原单位的职工于是乎每一年有大量的17岁左右的初中、高中毕业生成为单位新的风景线,就像如今的大新生入学一样。

这批17左右的准成年人经过3年左右的实习或学徒期,在20岁的时候逐渐成为自学成才的、独当一面的师傅,充当各个岗位的中流砥柱。

每每看到现在快30岁还在啃老的80后,我就会想到那些比80后大不了多少的老大哥。

前段,一个新造词:MeGeneration首次出现在美国最牛的杂志《时期》周刊一篇驻北京记者署名文章上面。文章开门见山,告知对中国非常感兴趣的美国人,目前处于20岁到29岁之间的年轻人,可以叫做MeGeneration(自我中心一代或以自我中心的一代)。与80年代中国出现的LostGeneration(迷失的一代)相对应。这篇文章以《中国的自我中心一代》为题,刊载在《时期》周刊博客上,随后被重点推荐到《时期》网站首页,点击率相当高,目前已在《时期》受欢迎文章排行榜上排第六名。这也从另个方面说明了美国人对中国很关注,对中国的年轻一代也给予某种关注吧。

整篇文章读下来后,我一下子想到的,并不是美国人仅仅关注中国80后,而是他们更将眼光集中于中国未来将向何处去的问题上。这使我不由得想到十年动乱时期非常流行的几句话。这几句话四十岁开外的人都知道,当时非常着名,只是对中国80后们来讲,则可能听上去更像是天外来客在云雾里的胡说八道,不明个中意思。话的大意是:美帝国主义者们(请原谅我使用了当时的用语)亡我之心不死,还想把和平演化的希望寄托到我们中国的第三代、第四代人的身上。呸!他们这是在做梦,他们这是在痴心妄想云云。

今天想来,这所谓的第四代或第五代不正是当年美国人想要寄托和平演化希望于其身的80后吗?今天,美国人又突然关注起中国的这群20岁到29岁之间的人了,并给他们起了个名字,也不管他们同意与否,叫他们为我一代或自我中心一代。作者明显对当年和平演化的话题,在有意无意之间,进行了很有意味的深入诠释。

坦诚讲,作者对中国80后十分了解,写此文章之前,也与80后很多人有过相当程度的接触。作者认为,中国的80后,其重要标识就是,对政治丝毫不感兴趣。这与他们的尊长们,构成了相当鲜明的比较,也由于这一点,使他们与尊长们有了标志性的分水岭。他们对此自有其理论,曰:我们关注政治也对政治起不到丝毫作用,还不如不谈它,也不参与进去。

文章作者对此表露出一定程度上的美国式的忧愁。由于这与美国人对中国未来一代人的期望值,明显有很大的相悖之处。很多其实不了解中国但对中国颇有些偏见的美国人,对中国未来一代,其实很有信心,或很希望看到更符合他们标准的年轻人的出现。而作者却在文章中告知美国人,中国的这一代人与之前的中国人很不一样。他们更希望workhardplayhard.(努力工作,拼命开心),但阔别政治。

文章作者在谈及中国80后对政治不感兴趣时,不无感慨地下结论说,中国80后们与其所有尊长们年轻时相比,都来得更荣幸些,由于在过去3年中,他们的总收入增长了34%,而这是过去所有中国人在自己20岁到29岁时都没有得到过的。也因此,作者说,中国这群80后不喜欢城市由于改革而产生动荡,而更喜欢倘佯在物资享受的生活中。

接着,作者将更深层的意思写了出来,他有些带有批评口吻地说,这群80后,太过以自我为中心,换言之,他们只关注自我,对其他人或事根本不抱兴趣。要期望他们在中国实现和平演化,明显只能适得其反。作者乃至不无调侃地说,在中国80后的希望清单(wishlist)上面,排在高高的第一位上的,不是具有甚么政治抱负,也不是担当起甚么社会责任,而是得到一部日本产的任天堂游戏机。所谓的实现个人价值已成为他们默许的最高准则,他们以为这在美国也是这样。

他这样写,可能很有损中国80后的面子。但事实上,如果抛开其他不谈,仅仅从是不是处处以自我为中心,从而丧失更宽阔的视界理解世界,去视察80后的话,我以为,这位美国人还是说出了一定的道理的。最明显的例子,就是80后的一些写手。从80后写手们的作品中,完全可以看出80后很大一部分人的精神面貌之一斑。像目前比较受欢迎的写手如郭敬明、韩寒、张悦然等人的东西,都不可避免地感染上太过自我中心的氛围。感觉读他们的东西,(包括我最近读到的吹得有些悬乎的《光荣日》和名字不错内容一般的《悲伤逆流成河》等作品,)更像是几个小孩子在那里胡闹,耍酷,任意浪费成年人对其放纵态度造成的任性,因此作品显得太过缺少大气,磅礴,和因与政治生活相干联而产生震动感。

固然,也可能他们年纪尚小,还不能将自己的眼光扩大到更宽阔的范围。但由于他们几近天生的也是共同的致命弱点:缺少高角度而只会玩酷,由于玩酷而太过自我为中心,从而丧失向灵魂纵深处探究,丧失对政治和生命等重要议题的严肃探讨,使得我们要寄希望于磅礴大气作品于80后的写手们,只会将这类希望变成一种美丽的谎言,成为一种奢侈。

以后,作者还替中国80后简单开脱说,在全球历史上,历来也没有过如此庞大的独生子队伍同时出现过,也因此,他们这类以我为尊,以我为最重要,以我为中心的偏向,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出来。

问题是,在这类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如果有更宽阔的胸怀,有更远大的抱负,有更宽阔的视野,也实在是一种极为不可能的任务。而这也正可能成为这一代人可能最荣幸也可能最不幸的地方。

最后,这位美国作者援用一个中国80后的话说,与我们的父母们相比,我们更荣幸些。他们不是为自己,而是只为我们活着。这个80后继续说,我们却更以自我为中心,我们是为我们自己而活,这样非常好。固然,我们还应当为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我们的贡献。这个80后的话,应该说很刺痛这位美国作者,由于这个80后像其他80后一样,不愿谈及政治,更不愿谈及甚么西方特点的东西。也因此可以说,美国作者最大可能看不到的,就是这一代有被和平演化的可能性。

至于这位《时期》周刊记者给中国80后起的那个MeGeneration(我一代或自我中心一代)受不遭到中国80后们的喜欢,得由80后自己拿主意。

在我看来,我一代抑或迷失的一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代人是不是将关注灵魂、关注社会、关注政治,并因此关注生命变成第一要务。明显,从目前情形看,80后们还没有到达这样一种境地,或说根本就不想到达这1境地,或说压根儿就缺失到达这1境地的基础。

也因此,他们只是我一代,只是自我中心一代,只是Me一代。也可以说是耍酷的一代,用东北话说是玩票的一代。这1称谓,对我这类喜欢关注灵魂,关注社会,关注政治并因此关注生命的一代人来讲,则完全有可能是个无关痛痒的问题了。

一个民族缺少灵魂,产生信仰危机,将是一场灾害,而且这类灾害会波及几代人。

中集车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重庆金斯威汽车维修服务有限公司

株洲星充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