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格力废标门400万价格差在服务上0

发布时间:2021-10-25 10:33:09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格力“废标门”:400万价格差在服务上

格力“废标门”:400万价格差在服务上 更新时间:2010-3-1 0:11:16   [导读]“废标门”后,格力不遗余力,四处鸣冤,格力“强硬”的背后反映了怎样的意图,谁才是格力的真正对手,格力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吗,事情背后会否另有隐情?  婆说婆有理,公说公有理。  格力“民告官”誓有不撞南墙不回头之势,在静等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结果的这段时间,格力总裁董明珠在今年广东两会期间向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击鼓鸣冤”后,这起发生在2008年的格力“废标门”事件再次升级。随后,被告方广州市财政局局长张杰明也高调回击格力。  “废标门”后,格力不遗余力,四处鸣冤,格力“强硬”的背后反映了怎样的意图,谁才是格力的真正对手,格力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吗,事情背后会否另有隐情?  串围标嫌疑  2010年2月25日,《中国经营报》记者来到广州番禺中心医院,这是目前广州南部最大规模的公立医院,前后投资高达9亿元。宽敞、设施齐备的门诊大楼更是该医院的标志之一,在门诊楼外的两部空调外机上,俨然印着“美的”的商标。  让格力总裁董明珠不能接受的是,无论是从技术上还是品牌质量上,格力才应该是这家医院门诊楼的空调供应商。  事情发生在2008年9月,当时筹建中的番禺中心医院招标空调采购项目。其中,“子包二”是最高限价2220万元的“门诊楼变频多联空调器设备采购及安装”。广州格力空调销售有限公司与其他五个投标单位共同投标。  同年11月5日,广州格力收到了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的信函,被告知成为“子包二”的第一中标候选人。然而中标的喜悦还没来得及享受,格力又收到了两份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传真过来的质疑函,两份质疑函均来自投标对手。  广州格力空调销售有限公司商用空调部部长胥俊明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质疑格力的竞争对手是广东省华侨建筑装饰公司组成联合体的广州市宝联机电设备有限公司。  果然,到了11月10日格力再次收到广州市政府采购中心转来的信函,此次是采购单位番禺区中心医院的情况说明函。此函表示评审中其委托的评标专家认为中标候选人的投标文件有许多问题,“现场反映,未被重视”,之后再次认真核查《投标文件》,认为格力空调投标的设备实质上不能满足招标文件打星号的条款。  虽然格力一再发函解析情况,但11月18日该有关部门还是进行了复审,结果是格力被定为“废标”。最终,广东省石化建设集团成为中标供应商。而让格力一直愤愤不平的是该公司的报价为2151万元,比格力的1707万元足足多了400多万元。  中标者,广东省石油化工建设集团公司是以联合体投标,该联合体中还有另一方为美的空调公司,该公司是广东省大型国有建筑施工企业,除了从事建筑以外还从事机电安装等行业,这家公司也是美的空调的代理商。  “我们中了对手围标串标的埋伏。”胥俊明表示,其表示早在招标开始前,业界已有“招标内定”一说。他表示,格力投标代表李强在投标的前一天还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对方声称也是投标单位的,要求“开个价码,放弃投标”。  标书差异  对于此细节,一向强势的格力总裁董明珠在广东两会期间,向广东省委书记汪洋描述了这一细节,“我们拒绝了对方的要求。但回头看,这中间串围标的嫌疑很大。”董表示,招标项目最高限价2220万元,广州格力报价1707万元,下浮20%,我们仍有合理利润。但广东省石油化工建设集团公司报价2151万元,下浮3.1%,其他投标人报价下浮分别为0.5%、2.3%、1.9%。下浮如此之少,不合惯例也不合情理。  但事后,事件的另一名主角广州市财政局局长张杰明却另有观点,他表示:“当时标的是由三块组成的,一个是技术,一个是实物,一个是服务。但是,单就空调来说,格力空调一点都不便宜”。它便宜在服务上,在保修三年这个条款,其他单位开的是400万元,格力开的是4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对方竞标是空调厂家和安装服务商家的联合体。  2008年11月25日,在格力向政府提出质疑后,番禺区采购办决定暂停该项目的采购活动。但记者从格力给予的资料中发现,仅仅一周之后番禺中心医院便“强势发难”,2008年12月3日,番禺中心医院发函向有关部门表示“政府要求确保2009年7月1日前竣工并投入使用,子包二何时完成招标、何时开工,已经成为制约医院整体工程进度的重要因素”。  两天后番禺区政府采购办还是做出了恢复采购活动的决定,于是中标者广东石化建设集团代理的美的空调顺利“入驻”番禺中心医院门诊部。  事情虽然有了结果,但还远未结束。格力开始了马拉松似的投诉、上诉。  这个“招标文件打星号条款”成为了事件的关键,“如果格力真的没有满足文件必须条款,那他有再大的理由都说不过去”。有律师向记者表示。但格力的代理律师谷辽海对记者表示,所谓格力标书不规范“不能成立”。  在格力“诉讼案代理词”中记者看到,所谓带星号条款是指,“带有星号的室外机模块化设计,应至少拥有5种不同规格模块并可任意搭配,最大能做到4个模块组合,冷量以2匹为单位递增;单套系统制冷量应满足设计图纸最大系统要求”。  这是很技术性的参数,需要由专家根据标书前后文不同内容进行审核,有一定的主观性。格力投诉“专家在复审时受到干扰”,于是申请上级主管部门广州市财政局进行行政复议。2009年4月22日,广州市财政局做出行政复议,认为“在该项目中,原评审专家参与了评审,已经与该项目形成了利害关系……认定事实依据不足且有失公正”,要求番禺区财政局重新作出行政决定。  虽然此时番禺中心医院的门诊空调几乎已安装完毕,但格力还是看到了道义上正名的机会。2009年6月9日,番禺区财政局从专家库中再抽取不相关的7名专家组成核实小组进行核实“再审”,仍然认为格力投标文件不能满足招标文件打星号条款的要求,是一个废标。  再审。专家依然受到了干扰。广州格力法务部经理陈勇表示。在格力的“诉讼代理词”中记者发现,“7名专家小组中,6名专家认为申请人的招标文件不符合招标文件带星号指标要求,1名专家认为基本满足要求”,其中意见不一,最后多数决定。  但格力代理律师谷辽海认为,对于带星号的内容,格力在投标文件技术分册第77页已经做出了全部响应。并且他表示可以将标书电子版交由记者核实。  格力图谋  格力不遗余力的起诉再起诉,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架势,那么格力在这场纠纷中到底要把矛头扎给谁?广州市财政局还是另有其人,格力的真实意图是什么?  对此,广州市财政局则一直认为格力是在借机炒作。“其实这件事情太简单不过了,我都不愿意去多辩解,”张杰明曾表示“你们想想格力为什么告财政局?我相信你们成年人都有判断力吧”。  一位广州市财政局的一位官员还是私下对记者表示:“格力的对手不是财政局,其实事件各方都清楚明白”。广州市财政局只能保证程序公正,“从各个细节看,财政局都已是无可挑剔的。”这位官员表示,只是因为格力无法直接攻击对手,所以采取状告“大头”,造大社会影响的策略。  而多位资深家电人士对记者表示,“废标门背后其实是家电企业变频空调大战。”  更有人士表示,格力的真实意图是剑指美的。  对于此观点,记者曾向美的去电问询,但美的新闻发言人以“无可奉告”来回应记者的问询。  多年以来,格力占据了国内空调市场的半壁江山,而美的一直尾随其后。但情况在2009年却发生了一系列变化,第三方数据显示,2009“冷冻年度”,格力的总销量约1600万台,美的的总销量约1500万台。  其中美的进展最快的正是变频空调市场,2009年美的以27%的市场份额占据变频空调市场头把交椅,并且宣布2010年要上升到40%的份额。实际上在2008年以前,美的在这个市场的份额几乎为零。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美的营销策略多年以来都非常相似,看准机会,大举杀入,不惜与对手大打价格战。2008年12月,美的与各变频零部件供应商签订了大单采购协议,采购单位由传统的万级一步跨越到百万级。随即,美的率先打起价格战,从2009年2月下旬开始,美的空调在全国一二线城市开始大幅降价。  “不仅是在普通消费者间打价格战,在一些政府采购或者商家采购上,也是不计成本,利用各种各样的灰色渠道。”该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恰恰是此次番禺中心医院的采购案触动了格力的“核心”利益。  广东两会期间,在董明珠为此事向汪洋“击鼓鸣冤”,汪洋曾反问“对手的产品质量确实比你好?”董明珠却表示,“不可能。国家的技术研发中心全中国就一个,就在我这里”。  “从中可以看到格力的不甘心”,上述人士表示。实际上早在2001年格力已经研发出自己的变频空调,董明珠在其《行棋无悔》一书中透露的:“早于所有竞争对手,我们在此之前就开发出了这种空调,但一直没有投放市场”。  面对对手的挑战,格力没有打价格战,一直寄希望于“技术制胜”。2009年2月,格力宣布与大金建立两家合资新公司,生产变频空调的核心部件,总投资额达9.1亿元人民币。同时格力还宣布为大金生产销往日本市场的50万台变频家用空调,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技术实力。  而此次“废标门”一案中,专家口中的理由恰好是格力技术上达不到基本要求,这对于董明珠来说是怎么也咽不下的一口气。在她眼里,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企业营销上,格力都必须证明自己。

乡村社会冲突治理困境分析

现在买家拿不到号

人民律师网

贵州省人民政府关于瓮安县2018年度第七批次城镇建设用地的批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