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国法治经济建设仍任重道远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7:15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我国“法治经济”建设仍任重道远

近段时期以来,国企高管和政府高官频频落马。12月2日,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及监察厅官方消息称,广西柳州钢铁集团董事长梁景理涉嫌严重违纪,已被自治区纪委立案调查。9月1日,国务院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因涉嫌严重违纪被调查,此前蒋洁敏曾担任中石油董事长。自今年9月以来,先后被调查的大型国有企业高管除蒋、梁二人外,还包括中国远洋执行董事徐敏杰、中国铝业副总裁李东光和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副总经理戴春宁等多人。而自十八大以来,已有十多名省部级高官落马。这一方面反映我国反腐成果斐然,另一方面反映经济领域存在的问题还不少。  11月28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国家信访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许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组织调查。据了解,许杰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第三位落马的副部级官员。而十八大后落马的部级以上高官已达到15名。其中,像李春城、刘铁男、倪发科、郭永祥、蒋洁敏、季建业等人落马都颇受关注。  《第一财经日报》盘点十八大后落马高官发现,这些官员多从基层干起,皆因钱权色落马。《新民周刊》总结改革35载高官落马情况发现,超过150名省部级以上官员因贪腐行为遭到查处。“老虎”人数持续增加,涉贪金额节节攀高。贪腐持续时间长、家庭腐败、带病提拔等成为了这些落马官员贪腐案的共同特性。特别是权力家族化、窝案连连、普遍带“病”提拔现象值得反思。比如中石油就不止一次出现过贪腐窝案。  贪腐存在的原因很多,从主观上来说,一些官员忘记了权力来自人民,不是执政为民,而是中饱私囊,肆意违法乱纪,败坏党风;从客观上来说,与一些官员权力过大,缺乏监督,没有及时建立纠错机制有关。我国长期政企不分和国企监管缺失则导致了国企成为贪腐发生的重灾区。  在现代市场经济体制和“法治经济”环境中,经济活动本身不应受到权力的干预,而应该遵循市场规则,否则经济社会就容易变成人治而非法治,无论是从预防贪腐还是建设“法治经济”的角度,制度上的监督纠错机制和确保司法独立公正,充分发挥监督权力的作用意义都是非常重大的。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青年报》最近报道的一起案件值得相关部门高度重视。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安徽省淮北市一名退休检察官向最高人民检察院举报自己办错案,据这名叫孟宪君的基层检察官介绍,当地一起民事方面的经济纠纷案件,在权力压迫下被作为刑事案件起诉,当事人在一审宣告无罪情况下,在二审时被判有罪,长达七年申诉无果。  作为一名退休检察官,孟宪君冒着可能遭到打击报复的风险,勇敢地站出来向最高检举报自己八年前曾经办过的一件错案,这种勇气实属可嘉。而我们更应该思考的是,权力从干预经济到干预司法,是一种更为可怕的现象,远比贪腐本身更具破坏性。  众所周知,司法是维护经济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底线,如果这道底线遭到破坏,任由权力干预司法,我们的法律就可能成为摆设,官官相护、“刑不上大夫”,要想打“大老虎”就会很难,法治经济、法治社会就难以实现。  不可否认,官至省部级,其能量和影响力自然很大,在这个层面进行反腐,阻力和难度也较大。如今省部级高官的接连落马,表明中央高层对于反腐问题的高度共识以及“铁拳打老虎”的决心。在欣慰之余,我们更应该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反腐,坚定不移惩治官员腐败,理所当然包括严厉惩治国企高管的贪腐行为。  腐败的实质是权力的滥用,反腐败的核心是制约和监督权力。用制度约束权力,使权力正确规范地行使;在法治框架下查处腐败,使反腐败走向规范化、制度化,这是我们党反对腐败、建设廉洁政治的根本方向。  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不但提出了要让市场发挥资源配置的决定性作用,还明确提出了“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改革审判委员会制度,完善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并且在这些方面明确了改革方向。确保司法机关“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可以说是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一大亮点,是我们建设和维护法治经济的最后屏障。应该说,这种改革是值得期待的,同时也任重而道远。

棉袄定做厂家

订做西装厂家

北京男士短袖衬衫定做

天津订做衬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