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铁木真征服路上必备的两件东西是什么学会了百试不爽

发布时间:2020-12-24 18:59:01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铁木真征服路上必备的两件东西是什么?学会了百试不爽!

你真的了解成吉思汗铁木真吗?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

公元1219年秋,在蒙古汗国西征之前,铁木真拟定了战略方针,那就是征服花剌子模的东部地区。

之所以要拟定这样的战略方针,一是因为蒙古汗国在东面,自然应该先打花剌子模的东部地区;二是因为花剌子模的东部地区并非固有领土,而是在七八年前才并入花剌子模的。

虽然摩柯末苏丹将都城设在了东部重镇撒马尔罕,意图尽快消化东部地区,但总地来说,由于时间较短,花剌子模内部又派系林立,摩柯末苏丹并未能很好地整合资源,这就给了铁木真以可趁之机。

虽然在讹答剌城下受阻,但铁木真很快就将大军分为四路,留一路继续围攻讹答剌城,其他三路继续西进。

前天和昨天我着重讲了术赤所率的一路大军,今天我们将铁木真所率的一路大军。

当铁木真率领一路大军行进的时候,几乎没有遭遇什么顽强抵抗。这里面固然有铁木真兵精将良的原因,却也有铁木真本人亲自挂帅所带来的威慑力。

我一再强调,铁木真是一位心理战高手,后世读者往往将目光专注于他的残暴行为上,却忽略了他的手段和权术,这是典型的“买椟还珠”。

我举个例子:当铁木真率军来到匝[zā]儿讷黑城下时,这座城市立刻被一片恐惧阴影所笼罩。在花剌子模的政治宣传中,铁木真绝对是能止小儿夜啼的大恶人。

在这种背景下,匝儿讷黑城军民便试图对抗铁木真的大军。铁木真一看城头上严阵以待,却并没有立刻下令攻城,反而派使者进城劝降。

面对凶神恶煞的铁木真,匝儿讷黑城军民可不敢对使者痛下杀手,在使者的劝说下,他们最终还是决定投降,并派使者回访,希望铁木真不要大开杀戒。

按常理推断,铁木真自然要表现出亲善友好的一面,安抚降者。可铁木真不但没表现出亲善友好的一面,反而大发雷霆:“你们城里没有像样点的人物了吗?居然派你们这些阿猫阿狗来见我?”

一看铁木真这副做派,匝儿讷黑城内的主事人立刻吓得不知所措,赶紧前往蒙古军营拜见铁木真。铁木真看到主事人到来,立刻表现出自己亲善友好的一面,跟他(或他们)有说有笑。

接下来,主事人迎接铁木真入城,铁木真又发动当地军民,命他们拆除城墙,再把护城河填平,并抽调了大量青壮年组建伪军,随自己一同进发。

看这流程走得多熟练?可见铁木真平时没少演练,谁给了他这个机会?自然是一路走来被他征服的敌人。

当匝儿讷黑城军民看到铁木真如此举动之后,自然会感叹地大喊“传言误人”:谁说铁木真是茹毛饮血杀人如麻的怪物?这不也挺和善的吗?顶多就是收了点保护费,却没要我们的命。

通过这件事,我们就应该明白一点:比起屠城来说,铁木真更愿意追求兵不血刃的效果,这样会令他今后的行动更为方便和迅捷。

后世把铁木真说成杀人魔王,实在是有点倒因为果。如果有选择,任何一位优秀的指挥官都不愿意化身为杀人魔王,因为战争的最高境界,永远都是不战而胜,而杀人魔王永远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言归正传,铁木真离开匝儿讷黑城之后,走向通往达讷儿城的道路上。

达讷儿城是一座比较重要的城池,规模也比较大,城内的人力、物力和财力都比较充足。在这种背景下,他们虽然也畏惧铁木真的赫赫凶名,却不愿意不战而降。

铁木真继续玩老把戏,派使者进城劝降,结果也不出意外地失败了,当地人拒绝接受铁木真的“诚意”。

但等使者回来向铁木真汇报时,铁木真着重问了使者,城里人是怎么对你的。使者的回答是:他们虽然不愿意投降,看我的眼神也充满不善,但没有人做出丧失理智的事,我一直很安全。

这个信息非常重要,昨天我在写术赤攻克毡地城的时候就说过,当地人不甘心投降,却也不敢擅杀使者,因为蒙古人恐怖的屠城政策就像一把魔刀,随时悬挂在他们头顶,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铁木真得到使者反馈的消息之后,立刻向吃了定心丸一样,继续往城里派使者,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多次,目的只有一个:敦促达讷儿城军民投降。

眼看着蒙古使者一波接一波地入城,然后一波又一波安然无恙地出城,大家都有点傻眼了:我们双方是敌对状态啊,敌人的使者怎么能这么嚣张地随意进出呢?

可问题是:达讷儿城军民根本不敢动蒙古使者,因为他们担心会惹怒铁木真。出于这种心理,他们的底线一退再退,终于到了退无可退的地步。

有些崩溃的达讷儿城主事人对蒙古使者说:“我们愿意缴纳保护费,也愿意从名义上投降蒙古汗国,但蒙古军队绝对不能入城,这是底限!”

得知达讷儿城军民的“底限”之后,铁木真也有些不耐烦了:我好说歹说劝了这么久,你们还是这样冥顽不灵?既然谈不拢,那就别谈了!

当达讷儿城使者带着犒军物资来到蒙古军营的时候,铁木真不耐烦地对他说:“以后谈判别来找我了,直接去找速不台!”

速不台是谁?那是铁木真麾下“四獒”之一,蒙古汗国的高级将领,曾以一敌二面对摩柯末苏丹和扎兰丁王子不落下风。他作为铁木真这路大军的正印先锋官,现在已经来到了达讷儿城下。

使者找到速不台之后,速不台的回复非常干脆:“你们全城军民携带好日用品以及部分牲畜,暂时出城等候几日。”

达讷儿城使者不愿意了,又把自己的“底限”搬出来,打算继续和速不台磨牙。但速不台明显属于“人狠话不多”的类型,并不打算与达讷儿城使者交谈,直接命令他回城。

在达讷儿城使者回城之前,速不台最后做了一番宣讲:“我们的条件是不容更改的,给你们一个期限,再不执行命令,就请考虑一下后果!”

蒙古人突然翻脸,达讷儿城军民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摆在他们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接受或不接受,再无转圜余地。

眼看速不台调兵遣将就要攻城,达讷儿城军民顿时慌作一团,只得开门投降。

铁木真一伙装得再像君子,骨子里也是强盗,他们说要杀人放火,根本没人敢怀疑。

蒙古汗国之所以不禁止人们宣扬他们的恐怖形象,是因为这种恐怖形象对于他们的征服行动,有着一种不可言说的价值。

在传说中,蒙古大军就是恶魔的化身,而蒙古大军到来时,花剌子模人却似乎又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形象。

蒙古汗国派出的使者,通常都是一些在蒙古汗国混得像模像样的异族,这更让人感觉,从前听到的关于蒙古大军的传说,也许只是一种传说,因为亲眼所见的内容,似乎真的证明蒙古汗国就是一心共建王道乐土、多族共治。

花剌子模人在与蒙古头面人物接触时,发现他们并非凶神恶煞的样子,反而总会表现出一副亲善友好的样子,更把共建王道乐土、多族共治挂在嘴边。

即使看到他们突然生气时,花剌子模人也会觉得,这一切似乎只是自己的错,因为他们那样诚心诚意与你亲善友好,你却对他们百般怀疑,甚至百般阻挠和破坏,还要击杀人家的和平使者,人家能不生气吗?

蒙古汗国的这种伪善表演,不要说普通老百姓被他们骗得一楞一楞的,就连历史学者也被他们骗得一楞一楞的。

主流历史学者一直都死死认定:铁木真对花剌子模一直是亲善友好的,但是摩柯末苏丹就是给脸不要脸,所以铁木真只有大举西征了。

话说到这一步,应该没人再说我给蒙古汗国和铁木真洗地了吧?

言归正传,当达讷儿城军民出城之后,速不台立刻率军入城洗劫,自然是一阵鸡飞狗跳,但并没有发生伤亡事件。

当铁木真进入达讷儿城之后,立刻下达了一道命令:你们以前给花剌子模政府交多少税,现在也得按照这个数字给我交一笔税。

从表面上看,铁木真的要求不算过分,因为他没有大开杀戒。可问题是:达讷儿城刚被速不台洗劫了一遍,现在又要收这样一笔费用,显然有些不讲道理。

铁木真的意思很简单:达讷儿城是一座大城,标准的“水深王八多”。速不台洗劫了一遍,顶多就是把表面的财物洗劫一空,你们家里有多少暗道?藏了多少钱?都给我交出来!

本来呢,如果达讷儿城军民老实配合,铁木真也未必会做得这么过分。但他们一再敷衍铁木真,最后逼得铁木真发火,才算彻底老实。在这种背景下,铁木真自然要对他们施以惩戒。

这就叫“雷霆雨露,皆是君恩”,铁木真收到这笔钱之后,留下一位守城官,然后拔营起寨继续西进。

新疆肠蛔虫堵塞医院

湖南省胎盘前置医院

兰州市婴幼儿轮状病毒感染医院

石家庄市舌强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