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病魔压得单文杰一家喘不过气

发布时间:2020-03-02 13:36:35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母子先后罹患重病却相互守望,儿子病床上呼喊救救我的妈妈

刚刚走出大学校园的学子们都还带着略显稚气的脸庞走向未知的旅程,他们曾无数次规划和幻想自己美好的前景。21岁的单文杰本该是他们中的一员,今年7月才大学毕业的他也曾幻想自己毕业后拿着求职简历四处奔波。但是天意弄人,这个单纯的少年却被病魔侵袭,无奈地躺在病床上。然而他却一直担心着同样身患重病的母亲,接连而来的重创让这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处于濒临崩塌的边缘。21日,记者来到了九江县城门乡金兰村,单文杰在病床上讲述了自己的不幸遭遇。

赵美花、单文杰母子依偎在一起。

1大一时得知母亲身患癌症 少年的内心被笼罩阴影

2010年9月,单文杰激动地踏入大学校门,那年高考,他考入了南昌理工学院,成为家里第一个大学生。校园的篮球场上,同学们飞奔的身影让他羡慕而渴望。很快,单文杰便融入了校园生活。上课、自习、运动,他享受着美好的青春年华,第一个学期的大学时光也很快过去。

2011年寒假,单文杰回到老家,母亲发青的脸色让他心里一紧。母亲赵美花告诉儿子,自己总觉得小腹有涨疼感,人也不是很舒服。单文杰安慰母亲道:没事妈妈,等过了年我们去大医院看看。过年期间,母亲的病情一直没有起色,正月初二,匆匆拜过年后,单文杰便和父亲一道带着母亲去南昌市妇保医院就诊。单文杰对记者说:那天我始终记忆犹新,当医生将恶性卵巢癌的诊断结果交到我和父亲的手中时,我感觉人都懵了,根本无法接受。噩耗对单文杰来说是一个重大打击,坚强的男子汉不愿在人前显露出软弱的一面,但每当夜晚时,他总是躲在被子里哭泣。久而久之,这个开朗的大男孩,将自己封闭了起来。单文杰说:我觉得很压抑,不愿和外界交流。此后,大学寝室的同学得知了单文杰家里的变故,他们有意或无意的安慰和照顾,让单文杰感受到了温暖,照顾好妈妈成为支撑他前进的动力。

2医院学校两头奔波 课余时间打工贴补家用

母亲在南昌的医院就诊,自己则在南昌上大学,单文杰义不容辞的承担起照顾母亲的重任。每天忙完了专业学习后,他便急忙赶回寝室熬粥,再乘公交赶往医院。他说:妈妈化疗,只能喝粥,我自己做能够节省点钱。就这样,在接下来的一年半时间里,单文杰就过着从学校到医院来回奔波的日子。

这是一个原本就不富裕的农村家庭,单文杰大学的学费都是通过国家助学贷款才凑齐的,母亲的病情以及高额的治疗费用更是让这个家庭举步维艰。妈妈化疗一次最少要用一万元,到现在已经做过14次化疗了,还有手术的费用,对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懂事的单文杰总是尽量节省自己的开支,大学期间,他一个月的生活费仅为400余元,在课余时间,他还曾做过餐馆服务员,在大街上派发过传单。课余时间我尽量去打工,减轻点家里的负担。

毕业、就职、挣钱为妈妈治病。单文杰将其视为自己未来的人生规划,他渴望尽快地融入社会,能以自己的力量来挽救母亲的生命。时光飞逝,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3怎料病魔再次降临

我和同学们约定好了,今年过完年后,就和他们一起去求职,简历都基本确定了。单文杰不曾想到,正当他憧憬未来时,病魔再一次光临这个家庭,而这一次患病的是他自己。

2013年2月起,单文杰发觉晚上睡觉时右下腹有阵痛感,但他并没有在意。但日复一日后,他的阵痛感逐渐加重,开始整晚睡不着。此后,在亲属的一再要求下,单文杰才去医院就诊。一开始只是做了简单的消炎处理,但是病情没有得到控制,反而进一步加重,无奈下,单文杰在父亲陪同下前往九江的医院进行全面检查。

此后,单文杰的病情一直没有得到确诊,九江县、九江、南昌甚至省外,直至今年9月19日,单文杰才被确诊患有肠结核和肝囊肿。全家人再一次陷入巨大的悲痛中。单文杰说:我不仅不能为妈妈挣钱治病,而且自己也得了病,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些什么。此时的单文杰不要说毕业就职,就是正常生活也都难以自理。疼痛难忍时,年迈的奶奶摸着孙子腹部肿起的包块,以泪洗面。

4不幸的家庭濒临崩塌

这一次,病魔的打击对这个家庭来说是致命的。家里已是债台高筑,然而精神上的打击显然更加致命,单文杰的父亲因为巨大的变故和压力而抑郁不堪,年迈的爷爷奶奶心力交瘁,两位老人不得不照顾病床上的孙子和儿媳。

不要说治疗的费用,就是路费都拿不出了。无奈之下,单文杰和母亲都已停止治疗,转回家中休养。而他们的病情也一天天的加重。如今,1米76的单文杰体重不到50公斤,而历经多次化疗的母亲,面对记者时也是一副苍白而略显浮肿的面容。就是这样一对母子,在此时此刻心里想的都是对方。赵美花只是一句是我耽误了儿子,决堤的泪水便让她哽咽。而单文杰说:我也病了,真不知道妈妈的病该怎么办。

10月19日,得知单文杰的遭遇后,大学、高中同学纷纷赶往单文杰家进行看望,同学们失声痛哭,他们不断地安慰单文杰,还给他募集了近2万元的善款。城门乡金兰村党支部书记骆新香也向记者介绍,两年来,由村里牵头也前后为单文杰一家募集近3万元善款,但是募集的善款只是杯水车薪,根本无力支付后期的治疗费用。骆新香说:再不帮帮他们,这一家可真就完了,希望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能够伸出援手,给这个濒临崩塌的家庭一丝希望。在此,希望有更多地爱心人士能够向他们伸出援手,有意者,可通过新闻热线8530000同本报取得联系。

成都西南医院

济南六一儿童医院

成都曙光男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