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米脱粒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玉米脱粒机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目前从顶正秉信旺盈雅图仕到宜宾丽彩正美美浓虹

发布时间:2021-07-20 20:50:59 阅读: 来源:玉米脱粒机厂家
目前从顶正秉信旺盈雅图仕到宜宾丽彩正美美浓虹

从顶正、秉信、旺盈、雅图仕 到宜宾丽彩、正美、美浓、虹之彩 那些年入20亿+ 还没上市的印刷大佬

从顶正、秉信、旺盈、雅图仕 到宜宾丽彩、正美、美浓、虹之彩 那些年入20亿+ 还没上市的印刷大佬

发布日期: 来源:印刷企业家

计算机系统要完成1个或多个数据通道的A/D转换、数据计算和波形显示 10月29日,来自浙江台州的森林包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功过会。有圈里人称其为继龙利得、天股份之后,年内第三家闯关上市的印刷包装企业。

森林包装主要有三大产品线:原纸、瓦楞纸板和瓦楞纸箱。2019年,它实现产品销售收入20.46亿,在“2020年中国印刷包装企业100强”中排名第19位。

当然了,严格说来,森林包装更应该被看作一家造纸厂,而不是印刷包装企业。因为从其近两三年的营收结构看,原纸在其营收中的占比超过70%,瓦楞纸板的占比也在10%以上,而作为印刷品的瓦楞纸箱,占比不到20%。

如果森林包装可以被归为印刷包装企业,那圈内企业的老大无疑应该属于年营收超过500亿的玖龙纸业,而不是合兴或利乐中国。

因为玖龙纸业与森林包装的产品结构十分类似,避免因意外酿成的实验数据丢失而它们与合兴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到底是原纸、纸板,还是瓦楞纸箱在营收中的占比更大。

尽管瓦楞纸箱在森林包装营收中的占比并不大,它却干了一件很超前的事情:推出了一个名为“快印包”的络平台,用数码印刷机提供纸箱定制服务。

2019年上半年,森林包装来自数码印刷纸箱的收入达到2713.62万,在其瓦楞纸箱类产品中的占比达到17.45%,在其总营收中的占比也有2.92%。

在森林包装过会大约一周后,两度冲刺上市未果的圈内大佬中荣印刷再上征程:11月6日,证监会广东局站公示了中荣印刷的上市辅导备案信息,其对资本市场的执着由此可见一斑。

2018年,中荣印刷实现营业收入18.86亿、净利润1.19亿。为了搞清楚它2019年的财务情况,专门扒了扒2020年的百强榜。

可惜的是:中荣印刷并没有在榜单上,也许是因为筹备上市的需要。

中荣印刷的数据没扒到,倒有了一点意外的收获:在百强榜上有19家企业2019年的营收超过20亿。其中,居然绝大多数都是上市公司或上市公司的子公司,从合兴、裕同、紫江、美盈森、东风,到恩捷、吉宏、永新、昇兴、鸿兴等。没有上市的只有顶正包材、秉信包装、雅图仕、宜宾丽彩、浙江美浓等少数几家。

除了利乐、当纳利、安姆科、艾利等国际大佬在中国设立的子公司,国内年营收在20亿以上,还没有上市的圈内企业,貌似总共也没剩下多少家。

接下来,就试着为各位老板扒一扒。当然了,这只是目力所及范围内的从而有助于减轻重量、减少燃料消耗和排放,肯定不够完整。

No.1顶正包材

与康师傅控股同属顶新国际集团的顶正包材,成立于1995年,目前在杭州、天津、重庆、南京共有四大生产基地七家工厂。

顶正包材以塑料软包装和淋膜纸食品包装容器为主打,其相当一部分营收来自为康师傅控股旗下的各个品牌提供配套包装产品,如方便面袋、碗,各种食品包装袋、标签等等。

2019年,顶正包材实现产品销售收入45.00亿,在2020年百强榜上位居第三,利润总额则为2.50亿,拥有员工2600人。三个数字过于齐整,显然只是概数,并不十分精准。

相对而言,顶正包材有22.73亿的收入来自康师傅控股,数字则要准确得多。

也就是说,来自顶新国际集团体系内的业务,在顶正包材营收中的占比大致在50%左右。

据有老板透露,近年来顶正包材向外拓展的力度不小,体系外业务在其营收中的占比逐年升高。

从官来看,除了最拿手的食品包装,顶正包材的业务还触及到了化妆品、药品、日化产品、电子产品包装等。只是不知道,这部分业务在其营收中占有多大比重。

No.2秉信包装

秉信包装与顶正包材其实上是一家人。同为顶新国际集团资材事业部的成员,秉信包装同样承担着为兄弟企业康师傅控股,提供配套包装产品的使命。

秉信包装从1998年开始布局,主打水印、预印、胶印等各种类型的瓦楞纸箱。

到目前为止,秉信包装在杭州、重庆、沈阳、武汉、广州、西安等城市设立了15个生产基地。目标则是:到2022年,在全国布局20家直属生产基地,8个预印中心,业务范围覆盖全国大部分地区。

2019年,秉信包装实现产品销售收入41.18亿,在2020年百强榜上紧随顶正包材之后,位居第四,其利润总额则为3.37亿,员工数为1875人。三个数字都比顶正包材的精准。

在秉新包装的销售收入中,有20.51亿来自康师傅控股,占比同样在50%左右。

No.3旺盈集团

在印刷圈,旺盈集团可以说是一直不声不响,十分低调。尤其是在北方地区,估计大部分圈内老板对这个名字都会感到陌生。

不过,旺盈集团的实力,可不像它的行事风格这么低调。官显示,旺盈集团成立于1996年,目前在国内拥有超过15个生产基地,员工总数超过8000人,年营业额超过35亿。

无论从哪个方面看,旺盈集团跟裕同都很像。比如,它们创业的起点都是1996年;它们的产品结构十分类似,都包括精品盒、说明书、不干胶、瓦楞纸箱、纸浆模塑等;它们在等消费电子产品包装方面,都有专长。

就连它们的人均产出都差不多:旺盈集团超8000名员工对应超35亿的营业额,人均营业额约为44万;2019年,裕同实现营收98.45亿,员工数超过2万人,人均营收约为48万。

旺盈集团在国内的生产基地虽多,但其生产的主力应该还是两家位于广东的工厂:深圳市旺盈彩盒纸品有限公司、东莞市上合旺盈印刷有限公司。

旺盈集团貌似从未参加过印刷包装圈的排名,但以它的实力进入前20名应该问题不大。

No.4雅图仕

雅图仕在圈内赫赫有名,想来不少老板对它都很熟悉。

位于广东鹤山的雅图仕成立于1991年,隶属于香港利奥纸品集团。百强榜显示:2019年,雅图仕实现产品销售收入29.90亿,在2020年榜单上排名第12位。在其销售收入中,有20.43亿来自对外加工贸易,占比为68.33%。

显而易见,雅图仕近年来在拓展国内市场方面,下了不少功夫。因为它原来近乎100%的销售收入,都来自出口。

雅图仕以立体书、推拉书、异形书、发声书及各种精平装图书产品为主打,同时在笔记本、贺卡、游戏套装等方面也做得十分专业。

雅图仕的独到之处,在于其过人的产品创意、开发和精细加工能力。在这一方面,恐怕没有多少圈内企业能够与其相比。

由于部分结构化、精细化产品需要较多手工劳动的参与,雅图仕一直是用工大户。高峰时,其员工数一度超过2万人,比现在的裕同还要多。

经过持续的自动化、智能化改造,到2019年雅图仕的员工数已经降至只有约1.1万人,人均产出大幅提高。

此外,雅图仕原本只有鹤山一个工厂,2017年其在湖南郴州的工厂正式投产。2019年,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雅图仕又将部分产品和产能转移到了利奥集团在越南投资建设的工厂。

No.5宜宾丽彩

宜宾丽彩的全称是“四川省宜宾丽彩集团有限公司”。2019年,它实现产品销售收入29.36亿,在2020年百强榜上排在雅图仕之后,占据第13位。

宜宾丽彩由五粮液集团全资控股,与上市公司五粮液股份算是兄弟企业。

根据公开可见的报道,宜宾丽彩在全心全意服务“五粮液”系列纸制品包装的同时,还为红塔集团、红云红河集团、四川中烟等提供烟包生产服务,为香飘飘等知名品牌提供食品包装产品,业务遍及西南及其他地区多个省份。

2020年百强榜显示,宜宾丽彩的员工人数只有718人。以此推算,2019年其人均销售收入高达408.87这些都使新能源的发展成为必定趋势万,远远超出了印刷圈的正常水准。

可对比的是,雅图仕的产品销售收入与宜宾丽彩相差无几,但员工数量是后者的15倍还要多。

因此,三好同学推断:宜宾丽彩的销售收入,也许并不完全来自印刷生以保证冲击锤和落锤准确准确落砸在安全帽上产。

根据相关介绍,在设计、印刷之外,它还有一块业务是物资贸易。很有可能是:容易放量的物资贸易,为其贡献了一部分营收。

No.6正美集团

来自台湾的正美集团,是国内印刷标签领域的大佬。

它于1996年前后进入内地,分别在深圳和上海投资设厂,目前在台北、上海、昆山、深圳、烟台、重庆、开封及越南等地共设有8家工厂。

其中,昆山华冠、深圳正峰、上海正伟,应该是其主力工厂,越南工厂则成立于2017年。

正美集团的标签产品十分多样,既包括不干胶标签、防伪标签、热收缩标签、模内标签、RFID标签等主流标签类型,也包括电脑、、路由器、机顶盒、播放器等电子产品上的各种标签及面板、铭板、外壳等非常规产品。

此外,它还为汽车的仪表盘面板、电池、轮胎及部分医疗产品等,提供标签及印刷服务。

在国内印刷圈,正美集团真正是将一个小产品做成了大生意。

作为国内顶尖的标签印刷企业,正美集团服务的客户自然也都很不一般,从日化领域的宝洁、联合利华、惠氏、高露洁、壳牌等,到消费电子行业的富士康、富士通、联想、惠普、亚马逊等,一个赛一个得大牌。

当然了,它最大牌的客户,或许还是隐身在幕后的苹果。

关于正美集团的营收规模,目前没有公开数据可查,但超过20亿应使人痛惜该没有悬念。至于能不能达到30亿,则还是个疑问。

No.7浙江美浓

浙江美浓的全称是“浙江美浓世纪集团有限公司”。它成立于1993年,主营烟包印刷,在杭州、湖州两地共拥有三大生产基地。

按照浙江美浓的自我评价,它的“烟标设计开发处于行业领跑地位,烟标印刷规模位居行业第一方阵”。

在2020年百强榜上,浙江美浓以23.27亿的产品销售收入,排在第18位。按照这一数据,浙江美浓的规模在烟包印刷圈,位于劲嘉、东风之后,高于澳科控股,根据三好同学掌握的信息,可以排到前三位。

2019年,劲嘉、东风的营收分别为39.89亿、31.73亿,澳科控股则为24.08亿港,约合人民币21.59亿。当然了,由于会计处理的问题,澳科控股收购的云南侨通、安徽侨丰,并没有计入其营收中。

浙江美浓的主要客户包括浙江中烟、云南中烟、河南中烟等。据官介绍,它于1995年在国内率先将丝印刷工艺运用到卷烟品牌,开发了第一款丝印磨砂“大红鹰”烟标,并由此进入烟包印刷行业。

长于丝印刷,也是三好同学对浙江美浓的最初印象。

No.8虹之彩+红金龙

烟包印刷圈真可谓是藏龙卧虎。除了浙江美浓,三好同学发现,还有另外一家低调的企业实力相当不错。那就是:武汉虹之彩包装印刷有限公司。

根据三好同学掌握的信息,虹之彩的营收未必能达到20亿,但与它的兄弟企业武汉红金龙印务股份有限公司加在一起,超过20亿则基本没有悬念。

比如,上公开数据显示:2015年时,虹之彩的销售收入便达到14.87亿。红金龙则早在2010年的百强榜便位居第24位,2009年其产品销售收入为7.44亿。

这么多年过去了,即使两家企业的营收原地踏步,加起来也在20亿以上。

之所以说虹之彩和红金龙是兄弟企业,是因为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大股东:一个由黄鹤楼科技园(集团)有限公司100%控股,一个由黄鹤楼科技园(集团)有限公司持股96%。

黄鹤楼科技园(集团)则由武汉东西湖区国资委和湖北中烟旗下的两家公司,共同投资组建。

有了湖北中烟这么坚强的后盾,虹之彩和红金龙的崛起也就不难理解了。而作为事实上的一家人,两家企业也经常一起行动。比如,一起招标、一起采购等、一起买设备等等。

颈椎病会出现哪些病理变化
预防冻疮的办法有哪些
黄斑变性的护理方法有哪些